<source id="8rcpz"><menu id="8rcpz"></menu></source>
    1. <b id="8rcpz"><small id="8rcpz"><dfn id="8rcpz"></dfn></small></b>
      <video id="8rcpz"><mark id="8rcpz"><div id="8rcpz"></div></mark></video>
      <video id="8rcpz"><mark id="8rcpz"></mark></video>

      <input id="8rcpz"><div id="8rcpz"></div></input>

      <input id="8rcpz"><big id="8rcpz"><i id="8rcpz"></i></big></input>
    2. <source id="8rcpz"><menu id="8rcpz"><u id="8rcpz"></u></menu></source>

      1. <small id="8rcpz"><dl id="8rcpz"><dfn id="8rcpz"></dfn></dl></small>
        <sub id="8rcpz"><dl id="8rcpz"><dfn id="8rcpz"></dfn></dl></sub>

        BOSS論健 | 永遠不會和醫生「搶飯碗」?醫療AI已經駛向下一站

        2022
        06/22

        +
        分享
        評論
        趙洋 / 健康界
        A-
        A+

        AI與醫生不是對立的,疾病才是大家共同的敵人。

        物理學家霍金曾在生前留下一個忠告「人工智能也許會成為人類的終結者」。

        在所有相關題材的科幻電影中,人工智能也都體現出遠遠超過人類認知的能力。

        但無論是預言還是影視作品,似乎都距離現實生活過于遙遠。

        直到6年前,Alphago分別擊敗了李世石、柯潔后,人工智能才真正的聲名大噪。

        而6年后的今天,人工智能已經滲透到了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      其中,醫療健康行業就是AI主要的應用場景之一。

        這項技術的出現,可以讓新藥研發速度大幅縮短,甚至可以完成醫生絕大多數的工作。與人類相比,沒情緒、錯誤少、不用休息,AI顯得更加「無情」。

        可以預見的是,這場人與機器的「較量」,或許會持續很久。

        BOSS論健 | 下一站醫療AI(標清)

        棄網從醫

        穿著印有公司LOGO的T恤衫、牛仔褲,帶著寬邊黑框眼鏡,留著利落的寸頭。

        對于一個「醫療AI第一股」的掌門人而言,鷹瞳科技的張大磊,散發出一種很突出的程序員氣質。

        盡管大學讀了四年的醫學院,但對編程更感興趣的張大磊,畢業后還是果斷投身于互聯網行業。

        微軟、新浪、PPTV等大廠從業經歷,帶給他的是更為開放的思維方式。

        不過,可能是命運的安排。一次發生在家人身上的醫療事故,讓他下定決心回歸醫療行業。

        利用AI技術切入視網膜疾病診斷領域,鷹瞳科技(Airdoc)由此誕生。

        「假設我們坐在飛機上,肉眼很難看到地上跑的老鼠、兔子。但是老鷹可以,如果看不見它就會餓死。」對于公司名字的起源,張大磊這樣詮釋,「所以這說明了,其實信息就在那里,只是傳感器不夠好,所以人眼發現不了。」

        「視網膜是我們全身唯一裸露的,可以觀測到血管神經的地方,里面包含了很多的人體信息。但除了少數專家之外,一般人很難通過它發現健康問題。」張大磊說。

        據統計,通過視網膜可以識別的常見疾病或病變可達200多種。而血管和神經的變化可以用于多種慢性病的檢測,包括高血壓、糖尿病、ICVD、帕金森氏病及貧血癥等等。

        AI的生意不好做

        AI雖是風口行業,但目前仍然沒有幾家公司能夠找到打開盈利之門的鑰匙。對于醫療AI公司,更是難上加難,賺錢和這個領域似乎很難產生聯系。

        「如果把醫療AI單純的當成一門生意,它并不能快速讓鷹瞳一年就擁有上百億利潤。坦白講,如果做生意,可能會有更多其他方式。」張大磊坦言。

        審視一家商業化公司,很難將視線從營收、利潤、規模、產品線等方面移開。

        目前,醫療AI行業整體仍難擺脫不盈利的困擾,其中也包括鷹瞳。

        不過,張大磊仍然堅信,無論是從社會價值、還是經濟價值的角度看,醫療AI仍然是一門好的「生意」,只不過盈利的周期會更長。

        張大磊認為,對于整個行業而言,相比于利潤,還有很多工作并沒有做到「完美」。

        「如果我們能看到每一個點的血氧飽和度、血流速度,甚至可以看到細胞凋亡的速度。并能將這些信息加工利用,以低成本服務用戶,這是我們更想持續做的事。」張大磊強調,「隨著服務用戶數基數越來越大,我們自己從商業上也會有更大的收益,這是一個非常良性的互動過程。」

        2021年11月,在正式登錄港股市場后,鷹瞳科技獲得了「醫療AI第一股」的稱號。

        從眾多競爭者中率先拿到這個頭銜,有運氣。但同時也讓鷹瞳感到了一定壓力,無論媒體還是研究機構,都會不自覺的拿其與同行業對標。

        對此,張大磊認為,把更多精力放在解決問題上更為重要。

        「我們的目標聚焦于客戶的真實場景,而不是在資本市場或者同行的公司上面。這可以最大程度保持我們對業務的專注度,也可以讓我們更少的受到干擾。」張大磊說。

        疾病才是大家共同的敵人

        創業7年,張大磊一直深耕眼科領域。不過,也正是由于這樣的堅持,讓鷹瞳科技失去了多元化發展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至少,從「鷹瞳科技」這個名字上可以這樣去理解。但對此,張大磊并不認為公司將被名字所局限。

        「我覺得僅僅在血管和神經這兩個部位,能發掘的東西還非常多,而且我們做的也遠遠不夠。」張大磊說。

        從數據上看,鷹瞳科技在2021年共計服務了486萬人次,其中有9732人通過視網膜檢查發現其正處于心梗、中風等嚴重疾病的威脅中,然而他們之中大多數人此前卻并不知情。

        另一方面,通過大量的數據對比發現,主任級專家連續看上百張CT圖像大約耗時約10分鐘,而這項工作,AI僅需不到1分鐘。

        AI在視圖環節,能夠極大提高效率,釋放醫生更多的時間,用于學術研究。從這個角度上看,張大磊堅定的認為「自己正在做著一件有意思的事」。

        有業內人士曾指出,人工智能已經可以完成醫生90%的工作。

        而且從定義上看,人工智能與醫生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對立關系的。前者能夠部分甚至完全替代人工,在未來將會成為可能。

        不過,張大磊曾在很多公開場合下強調,「醫療AI公司絕對不會和醫生搶飯碗」。

        張大磊對健康界表示,人類本身就特別善于使用工具,同時也在不斷尋找更好的工具。在這個過程中,讓一些人對此產生顧慮是非常正常的。而這實際上也會成為新工具不斷完善的動力。

        「醫療AI公司應該站在醫生的立場上去解決他們的問題。AI與醫生不是對立的,疾病才是大家共同的敵人。」張大磊強調,「不僅是醫療資源并不發達的三、四線城市需要AI技術進行輔助。最頂尖的醫療機構其實對AI也有很大的需求,這種需求主要來自于工作效率的提升。」

        場景革命

        AI在不同場景中的應用,會帶來不同生活方式的改變。

        有分析指出,相比于一線城市,醫療AI的最佳商業化路徑或許將在醫療資源并不豐富的三、四線城市。

        對此,張大磊也表示認同,其指出,更大的市場確實是在下沉市場中,相比于北、上、廣、深等一線城市。更基層的地方需要解決的不單純是提升效率的問題,而是服務能力及專業度的提升。

        「不應該只讓健康在大醫院,或者要依賴那些高端的影像設備。」張大磊說。

        張大磊認為,無論是頂級的醫療機構,還是基層醫療機構,或者是大健康場景及保險場景,都分別存在著不同的需求,同時這中間也存在巨大的商業機會。

        鷹瞳科技也因此正在積極拓展AI在眼科相關領域的應用場景。與視光中心、保險、藥房的合作探索已經全面鋪開。

        據其財報顯示,該公司已與超過40家保險公司、1100家視光門店以及250家零售藥店進行合作,為其提供健康風險評估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從鷹瞳科技2021年財報中可以看出,這樣的布局已經進入收獲期。鷹瞳科技2021年軟件收入9694.4萬,同比增長126%;硬件收入1638.7萬,同比增長391%。其中,來自大健康場景的收入8040萬,同比增長了241%。

        「現在全世界視網膜照相機一年產能加起來是在大幾千或萬臺的規模,如果產能達到1000萬臺甚至上億臺,就一定會出現規模效應的拐點。」張大磊強調,「在這個過程中,也會出現非常多的場景革命。」

        將醫生與患者的談話直接轉成病例、新藥發現及監測、疾病輔助診斷、手術導航等各個領域,AI都可以參與并為其賦能。

        實際上,無論是否在醫療健康的大場景下,AI都已經在逐漸融入各行各業。

        「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況,我覺得還不夠。還應該在這個基礎上,思考如何把產品做的又聰明、又便攜,同時成本還低。」張大磊說。

        下一站醫療AI

        一個真實的現象,隨著生活方式的改變,諸如高血壓、高血糖等慢性疾病正在逐漸的年輕化。

        從鷹瞳科技反饋的數據上看,我國40歲以上的人群中,血管問題的異常率非常高,這與普遍認為「只有老人才會有血管問題」有較大出入,同時也為這個群體敲響了警鐘。

        張大磊指出,對于四十歲以上的人群,應該主動干預、定期做檢查。

        不過,在我國醫學影像醫生仍面臨較大缺口。有統計指出,放射科醫師的增長量與醫學影像數據增長量相差超過7倍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我國全職專攻眼底疾病的醫生僅有1000余人。

        AI技術與醫療相結合,看似是解決行業基本需求的最佳組合。

        「我相信隨著技術的進步,有很多以前只能放在醫院里的醫療器械,未來會被不斷的普及。這些設備也許會變成可穿戴設備或者是家庭生活中的一部分。」張大磊說。

       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預測,中國人工智能視網膜醫學影像市場規模將從2020年的0.45億元增長至2030年的340億元,年復合增長率達到81.55%。

        張大磊認為,全國視網膜篩查的規模每年至少應在30億人次以上。

        「我們發現其實這個市場足夠大,只是需要AI公司努力提高產品給用戶創造更多的價值。」張大磊指出,「AI在醫療健康領域的應用才剛剛開始,這可能是我們這一代人能看到的即持久又穩定的商業機會,它創造價值的時間至少將維持20年至50年。」

        面對如此大的市場,谷歌、IBM等國際互聯網巨頭早已開始了搶灘布局。

        未來醫療AI行業的前景已經逐漸清晰,不過仍然需要更多的時間加以驗證。

        「AI并沒有發展到科幻小說中無所不能的地步。現階段,可以把AI理解為一個小孩,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。」張大磊說。

        本文為健康界原創,任何機構或個人未經授權均不得轉載和使用,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!
        關鍵詞:
        鷹瞳科技,張大磊,醫療AI,視網膜

        人點贊

        收藏

        人收藏

        打賞

        打賞

        我有話說

        0條評論

        0/500

        評論字數超出限制

        表情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為你推薦

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推薦課程


        社群

        精彩視頻

        您的申請提交成功

        確定 取消
        剩余5
        ×

        打賞作者

        認可我就打賞我~

       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

        打賞

        打賞作者

        認可我就打賞我~

        ×
        打賞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

        立即打賞給Ta吧!

        溫馨提示:僅支持微信支付!

        美女裸照无遮挡